Finding the K

關於部落格
The KIKUNO:寂滅為樂,宅氣沖天
  • 179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HOLA!OKINAWA!D2

 ▲DAY2午餐。沒有錯,又是麵……尋找老王夢幻工具之旅依然持續前進,所以M子問了老闆娘(語言隔閡溝通中)那家傳說中的店,然終究毫無所獲(還指示了一家毫無相干的畫廊 囧)。



▲M氏不曉得從哪拍來的…………


下午是展覽開幕,同M子到達展場後,老蔡表示,開幕地點不在這而在學校裡(其實就隔了條路)而且所謂的開幕是一場時間異常漫長的討論會(跟敝校所秉持一貫歡樂的茶會開幕--背道而馳啊!(震驚),老師說「我知道你們不想聽,可以先解散,六點半再回來」所以,深感異常疲憊的K跟M就回去飯店睡覺了(ㄎㄅ)


▲出門前看電視,看到Tutorial!超開心的(>w<)/
福田/福田/福田/福田/福田/福田/福田/福田/



▲雖然六點半準時地到學校會合,可惜老蔡被困在時間異常漫長的討論會中,這等待結束的時間則多到九個人不斷地在別人學校裡嘻嘻鬧鬧(對不起)還玩了時下最流行(過氣)的連續曝光,請不要問為什麼M會隨身帶著附加手電筒功能的原子筆,相信這一切都是巧合啊、其實我也有帶手電筒……(到底是去觀光還是去叢林探險!?))



▲晚餐,被招待到居酒屋……這樣的地方,菜色則是店家特色的小菜小吃之類的下酒菜,話說,整晚的菜也就是照片裡的這些……生魚片、薯條、串燒跟炒飯,每桌一套(塌塌米坐得我大轉子微微酸痛)


既然是輕鬆愉快的喝酒吃飯,莫名其妙的交流是省不了的,畢竟身處別人的地盤,開始時咱都表現得很閉俗,接著有兩、三個女生找上M跟K講話。聊個三句,就以名字介紹作為搭訕的入手級手法(!?)不過,『(中文)
果然很難唸』即使沒有明說,但我想舞子跟MAKI的心情差不多是這樣。至於大家在談到年紀,發現彼此都是同時年也不曉得為什麼莫名激動wwww
舞子講到台劇時,提到F4跟他喜歡的道明寺(F4到底給日本人帶來多大的影響啊);還有MAKI用手機打給我們看的『
惡魔在身边』,他們覺得台灣翻拍日本漫畫拍得很好(但怎麼這兩部我們在座的女生都沒在看XDDDDD)
而M子則搬出他最喜歡的阿部寬跟生瀨勝久來說嘴,可惜後者人氣不知為何異常低迷,只有一位北海道來的Non-Non知道……話說,北海道真的沒有蟑螂耶(感謝無聊的K子勇於提問(槓))


開場的共同乾杯,尷尬地發現只有犬犬我沒有杯子(是DORORO嗎?XDD)於是對面好心的BOY(!?)幫我裝了一杯可爾必斯,……啊、味道跟平常習慣的味道不一樣呢,有點清、有點奇妙(皺眉)於是對面的傢伙伸手出來,我想他是想檢查一下味道吧,見他拿起杯子聞了聞


--就喝下去了!?(文化衝擊
キタ━━(゚∀゚)━━!!!!


其實我也很想表現得不那麼震驚,但還是迸了一句「你幹嘛!?」M子同樣震驚,而他的同學、一位來自哈爾濱的留學生表示,日本人會直接試吃試喝別人的東西,即使是初次見面,這很正常。……之後我查了資料,真的很正常……但很奇怪,你又不認識這個人、搞不好他有H1N1,這樣交換飲食不是很危險嗎?杯子收回來之後,意思意思地喝了一口,然後也遞給M子喝,……最後由於震驚到忘了這件文化衝擊,之後還是通通喝光了。


話說,那位坐在M子對面的哈爾濱少年(其實是青年),感覺是久沒說中文了,想必他對這麼一群母語大都相通的台灣人倍感親切吧(自我設定別人的心境)他跟本團的大哥熱切地談論一些藝術話題;當M子向他詢問老王的夢幻工具店時(又在問)他跟那個喝我可爾必斯的同學指示了幾家可能的店,也表示隔天下午可以帶咱去找,甚至還說:「
因為我們這兒的工具都是自己做的、不然就是跟東京訂的要是你都找不著我可以送你一塊不鏽鋼!」


哈爾濱少年真的很熱心又好心,大家聽到這話紛紛表示:
K子:「
你想帶那個過海關嗎?
小胖君:
「與其這樣,你不如直接找龍哥做。」
同行的盧氏:「不要讓他以為我們台灣沒有不鏽鋼。」
於是M子在即使不用聽大家的意見下婉拒了。


哈爾濱少年也因為在眾人準備離店時,持續且親切地跟著M子表示上面那個意見,
很快地他被他的好同學們包圍了,意思是、他被虧了。 好衰wwwww



▲感謝招待。(酒杯真多ww 啊、下面有拍到小西瓜耶!(虧哈爾濱少年虧得尤其嚴重的代表,猜測兩人之間可能有堅定的友情ww)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